向上科技-河南向上科技有限公司

首頁 行業動態 查看內容

我國5G邁出關鍵一步:頻譜落地加速產業進程

2017-6-9 15:32| 發布者: liuling| 查看: 3191| 評論: 0 | 字體:

摘要: C114訊 6月9日消息(樂思)僅僅三天的時間,工信部就陸續公布了5G中低頻段規劃草案。 頻譜資源是5G技術研發和發展的先行軍,是5G商用的基石。如今,我國5G頻譜路線版圖雛形已現,這對于整個產業鏈起到了極大地推動 ...

C114訊 6月9日消息(樂思)僅僅三天的時間,工信部就陸續公布了5G中低頻段規劃草案。

頻譜資源是5G技術研發和發展的先行軍,是5G商用的基石。如今,我國5G頻譜路線版圖雛形已現,這對于整個產業鏈起到了極大地推動作用。對于運營商來說,5G頻譜資源無疑是千金難買的寶貴資源,是其開展5G移動應用和服務的基礎。對于設備商來說,5G頻譜的落地指明了前進的方向,減小了因頻段的不確定而造成的研發投入的浪費。

5G需全頻段協同部署

不同于2G、3G4G,5G將用來支持增強的移動寬帶(eMBB)、具有高可靠性和超低延遲的通信(uRLLC)以及大規模機器間通信(mMTC)三大類主要應用場景。這就需要更大的帶寬、更短的時延和更高的速率。

另外,5G網絡的特點不僅僅在于快,更在于穩。其用戶端下行速理論值可以達到20Gbps,上行速可達10Gbps,每平方公里內可支持100萬設備接入。相對4G提升3到5倍的頻譜效率、百倍的能效。

為達到上述愿景,5G頻率將涵蓋高、中、低頻段,即統籌考慮全頻段:高頻段一般指6GHz以上頻段,連續大帶寬可滿足熱點區域極高的用戶體驗速率和系統容量需求,但是其覆蓋能力較弱,難以實現全網覆蓋,因此需要與6GHz以下的中低頻段聯合組網,以高頻和低頻相互補充的方式來解決網絡連續覆蓋的需求。至于中頻段,目前,全球大部分國家和組織對于中頻段的具體范圍沒有確切的定義,但普遍認為3GHz~6GHz為中頻段重要資源。

為在全球5G發展中領先于人,以美國、歐洲、日本、韓國為首的國家,目前已聚焦或發布了各自的5G頻譜規劃。我國5G頻譜規劃稍晚與這些國家,但是好在行動迅速,三天的時間就公布了高、中用頻頻段。6月6日工信部發文,擬在3.3-3.6GHz和4.8-5GHz兩個頻段上部署5G。6月8日,工信部公開征集24.75-27.5GHz、37-42.5GHz或其他毫米波頻段5G系統頻率規劃的意見,擬釋放8.25GHz的高頻資源。

據了解,在2015年世界無線電通信大會WRC-15會議上已經對3.3-3.6GHz規劃成5G實驗頻段,4.8-5GHz雖然未有進入分配決議中,但是目前已有相當多的通信巨頭在研究,技術、產業鏈也有保障。

但是在5G網絡高頻上,各國卻是各有各的打算,不過最為成熟的還是28GHz頻段,美國和韓國已分別確認在28GHz頻段上試驗5G,日本也在開始試驗,因此,這段28GHz頻段也有可能成為5G最先商用的頻段。然而,中國和歐洲正在研究的是26GHz頻段,與28 GHz頻段并不一致。但是之間有重疊的頻譜,可以有相關技術經驗借鑒,形成強勢的產業推進力量還需要國內華為中興等等通信巨頭多多發力。

分配機制存變量

中國已經確定在3.3-3.6GHz、4.8-5GHz;24.75-27.5GHz、37-42.5GHz頻段上部署5G。釋放了500Mhz的中頻資源、8.25GHz的高頻資源。這對于產業鏈尤其是對運營商來說,無異于是打了一針興奮劑,以后開展5G更有奔頭了。但是卻面臨僧多粥少的局面,頻段均分肯定是不可能的,怎么劃分?給多給少?就考驗著管理部門的智慧和眼光了。

國內的2G、3G、4G頻譜資源分配都是按照行政審批完成的。但是到了5G這里就存在了很多變量。據了解,修訂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無線電管理條例》已經于2016年12月1日開始施行。此次修訂提出了一個新的概念就是將拍賣引入頻譜資源分配制度中。《條例》中明確提出,確立指配、招標、拍賣等方式并存的資源分配制度。對于涉及國家安全、公共利益等頻譜資源的許可,繼續采用行政審批的方式予以重點保障;對于地面公眾移動通信使用頻譜等商用無線電頻譜,可以采取招標、拍賣的方式實施許可,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作用。也就是說,我國頻譜資源分配正式進入“雙軌制”,行政和市場兩種方式并行。

不過也有業內人士給出以下判斷,公共資源的有償使用肯定是趨勢,畢竟頻譜是一個稀缺資源,拿到好的頻段應該多付費,以此來提高資源利用率。但是,國內應該不會簡單在三大運營商之間進行拍賣然后漫天叫價。因此5G頻譜暫時不會采取拍賣,我國可能會先拿一些交通、科研等非熱門頻段來進行拍賣嘗試。

工信部無線電管理局副局長闞潤田曾表示,通過精細化管理,實現中、高頻段的頻譜共享,從而提高頻譜利用率,是緩解頻譜供需矛盾的一劑良方,特別是解決頻譜資源需求大戶——第五代移動通信系統(5G)的用頻需求。他認為,“在規劃和分配5G系統頻率時,基于6GHz以上高頻段的不同業務共享是大勢所趨。在未來,5G頻率無論是采用市場化分配還是行政指配,都不會像過去2G、3G、4G那樣獨享頻段,也不會一分就是全國性頻點,一定是分期分批、幾個城市或幾批城市地分配頻段,真正做到精細化管理。”

不管采用何種分配方式,現在的三大運營商對于500Mhz的中頻資源的可謂是虎視眈眈。業內人士預測,有可能會采用以下分配方式,移動:3300-3400MHz,3400-3500MHz,4800-4900MHz。電信聯通共建共享:3500-3600MHz,4900-5000MHz。如果移動按照這種分配方式,移動可謂是搶占了5G頻譜先機,到那時,電信和聯通加一起可能也不是移動的對手了。

加速產業進程

無論頻譜怎么劃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頻譜資源是推動產業發展的核心資源。頻譜的落地除了對運營商來說是一件喜事外,華為、中興、大唐等通信設備商也同樣為此歡呼。

據了解,華為近年來在5G上面的投入巨大,其主推的 Polar Code(極化碼)成為5G eMBB(增強行動寬頻)控制通道的編碼方案;近日,中國移動和華為等提出的SBA架構成了5G網絡基礎架構。但是因為頻譜不確定,華為對于5G在各頻譜上的使用都進行了研究和驗證。這無疑是浪費了金錢和精力。

中興近年來也一直致力于把包括Massive MIMO,MUSA(多用戶共享接入),FB-OFDM濾波器組OFDM),虛擬和網絡分片等核心5G技術進行研發,并攜手產業鏈合作伙伴,共同推進5G研發進程。值得一提的是,中興于近日開通國內首個Pre5G超高速率業務試點,創下國內首個外場真實網絡環境下高達1Gbps的峰值下載速率,超過現有4G網絡峰值速率6倍以上。

中興通訊無線總工程師朱伏生在接受C114采訪時曾表示,因為頻段的不確定,設備廠商們研究的模型不太一樣,設備模型也不太一樣,研發投入非常大。朱伏生呼吁,國家應該盡快把5G頻段確定下來。美國已經有了時間表,歐洲也走在前面,作為全球最大單一市場的中國,如果不能夠盡快確定頻譜,本來在5G研究上的先發優勢會因為頻率問題,導致整個產業的落后,這是非常可惜的。無論是民用的、軍用的,還是行業專用的,可以協調出5G頻率出來,促進中國5G產業的健康發展。

“在5G領域,以中興通訊、華為為代表的中國企業已經起到了引領的作用,很多5G關鍵技術上都有自己的技術點,在推動5G標準制定上也做了大量工作。不能因為一些問題,導致我們的標準技術沒有進入全球體系。另外,盡管我們的技術和產業化能力較強,但銷往全球也會面臨種種壁壘。技術研究只是一個方面,要實現產業化,需要所有人的共同努力。”朱伏生說。

5G頻譜的落地減少了此類事件的發生,后期,預計工信部還會公布5G其他頻譜資源,實現全頻段部署,勾勒完成我國的5G頻譜藍圖。

來源:C114中國通信網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聯系電話: 0371-60915839  60975839  60985839

咨詢QQ:1651778443

聯系郵箱:hnxiangshang@163.com

總公司地址:鄭州市金水區金成時代廣場6號樓1205、1206

武漢辦事處:武漢市洪山區民族大道124號龍安港匯城26樓B08

QQ

      

Powered by 向上科技 X3.3© 2015-2017 Comsenz Inc. Xiangshang technology Inc.    豫ICP備17018176號 |技術支持:河南向上科技有限公司

超碰人人干人人爱